「存一送十八」略谈英国联合力量多域集成的机遇与挑战 我军可借鉴

存一送十八,自:英国国防部发展、概念和条令中心

[知远导读]本报告出自英国国防部发展、概念和条令中心,报告原题为“联合概念解释1/17《未来力量概念》”(Joint Concept Note 1/17Future Force Concept)。报告基于现有证据和资源,通过分析2035年前全球战略环境和作战环境的发展趋势,提出应对未来因信息泛滥而导致的复杂、多样化的安全威胁,认为需利用信息,整合力量,提升部队在未来作战环境中行动的协调性和适应性。明确提出应从敏捷的指挥控制、伙伴关系、人才队伍、技术、训练和实验以及未来力量的弹性6个方面来增强部队联合行动的能力。并对未来联合作战力量在多域(陆上、海上、空中、太空、电磁网络)行动中的特点、面临的挑战与机遇进行了深入分析,得出了每个方向未来需优先发展的重点。最后,为英国战略司令部和各级司令部提出了指导未来力量发展建设的思路。

刊文节选的是报告第三部分“联合力量多域集成的特征、挑战与机遇”中探讨太空域的部分。报告完整译文35000字,如需参阅全文请登陆知远官网 http://www.knowfar.org.cn/了解。 

尽管所有的域都是一样重要的,但作为联合力量跨域集成的相对起点却不一样。

对作战环境的分析必须考虑四个传统域:空中、陆上、海上和太空,以及网络电磁空间。利用信息环境是在这些域内和跨域达成影响力的关键,图3.1中突出显示了这一点。下面的章节描述与每个域相关的主要因素,作战将需要对所有域有整体的认识,因为它们完全是相互依赖的。

太 空

太空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部分至关重要的服务。它支撑着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其本身也被认为是关键的基础设施。从军事角度来看,我们目前依赖太空提供精确的授时和导航定位、通信、情报、侦察和监视服务。我们的潜在对手很清楚我们十分依赖太空,一些行为体正在利用我们空间系统的弱点,削弱我们的太空能力。太空,就像网络电磁空间,缺乏具体的法规制度约束,因此需要建立像其它领域一样的可广泛接受和遵循的行为规范与制度,避免行为体的意图被轻易误解。这就增加了在未来爆发太空危机时实施战略威慑的难度。我们不仅要从太空中获得安全,还要确保太空安全。随着太空领域的商业活动高速增长和许多空间系统军民两用双重属性的存在,这一挑战更加复杂。

卫星发射变得越来越容易。小型卫星在不断研发,随着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它们的功能也在不断增强。随着小型卫星制造的产业化,导致了巨型卫星星座的出现。伴随着可重复使用的发射系统投入使用,这些都将进一步降低成本。技术的进步让交会对接和抵近操作成为可能,这些操作可以给在轨卫星补给燃料、维修、组装或者清除太空碎片。其它的发展趋势包括太空旅游、小行星采矿和高超声速运输等。商业化的发展趋势使私人部门可以取代政府,以更低廉的发射成本使太空活动变得常态化。这将使机遇与挑战并存。

空间态势感知能力

空间态势感知包括我们对潜在对手的空间活动意图的掌握,以及分析预测未来航天器的位置和功能、空间物体的轨迹以及空间环境预测感知等。它支撑着所有的空间活动,是成功开展空间活动的前提。除了未来太空活动将增加外,还有成千上万的太空碎片环绕地球轨道运行,这将对卫星和宇宙飞船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太空活动需要加强对碎片的跟踪和特性分析。这是由一个由地球和太空传感器组成的全球监控网络共同负责实施的。2018年,美国的“太空围栏”行动将付诸实施,它能追踪到的物体数量将增加10倍。太空目标跟踪监视的巨额成本,让任何一个国家想单独实施都极其困难,英国应加强与主要盟国的合作,提高自身和集体的太空态势感知能力。

空间对军事行动的支援

空间支援行动按与太空的关系可以分为:从太空、穿越太空和进入太空三类,是联合部队必不可少的保障。这些保障包括:情报、侦察、监视、导弹预警、环境监测、卫星通信、导航定位和授时服务。作为现代战争的基础,我们必须提高这些相对脆弱的军民两用能力的弹性。情报、侦察、监视(ISR)能力将得益于传感器与航天器的整合。大部分的监视平台将继续活动在近地轨道,然而,随着技术的进步,未来高轨道的航天器也可能会获得高分辨率图像。高空准卫星模糊了空中和空间之间的界限,很可能为空中/空间的有人/无人混合能力提供有效的帮助。准确的天气预报是军事行动的基本前提,它将继续严重依赖于气象卫星。

卫星通信和空间监视,包括实时视频的传输,将越来越多地传输到飞机、船舶、陆地平台,甚至是个人便携式接收机。卫星和高空准卫星将让难以干扰的自由空间激光通信和视距通信中继成为可能性。有时也可以通过使用多模的方式来增加弹性,例如导航定位和授时设备同时兼容美国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和欧洲伽利略卫星定位系统(Galileo),但这必须在设备开始设计时就考虑是否需要兼容另一个位置、导航和时间源。

我们必须在英国国防部灌输更加强烈的太空意识,并采取措施确保拥有相应的专业知识。

那些负责筹划战争行动的人必须准确了解这些能力的作用和弹性,并从一开始就把它们纳入作战筹划。我们必须将太空评估纳入我们的作业流程,并将太空活动与在网络电磁空间、海上、陆上和空中等域的行动保持同步。与网络一样,在面临巨大需求和有限供给的情况下,太空领域同样面临着获取和保持专业知识和人才的挑战。

太空应用

太空应用包括卫星发射、卫星运营和空间能力重建。随着包括太空飞机在内的,廉价、可重复使用的发射技术的商业化,加上小型卫星技术,英国的太空发射能力得到了保证。在提供空间服务方面,军方的加入将会带来更大的灵活性和弹性。它也将为国家的繁荣做出贡献。英国的发射活动可以从英国本土的航天发射基地进行,但是为了提升有效载荷,选择有利的轨道,其他商业发射地点也可以使用。我们可以通过搭载质量和体积都比较小的小卫星,来充分利用发射大型主卫星的运载火箭的剩余空间。

更多样、更便宜的发射机会将使英国和伙伴国能够更积极地响应对太空能力的需求。一次性战术卫星可以在近地轨道运行一段时间,弥补此前对地球观测或通讯在某一特定地理区域的不能实现覆盖的缺憾。响应式发射可以扩展到更持久的航天器,并有助于空间能力的重构。近距离交会对接技术也将进一步提高响应能力,允许卫星在轨重新配置,在轨调整功能和更新技术。它也可以被用来组装那些原本因太大而不能从地球发射的构件。这将实现更大的在轨能力,例如:组成更大的传感器阵列来增强对地观测。

一批高素质、有经验的人才将有助于我们利用太空,是增强我们的太空态势感知能力的必要条件,这是联合部队组成中不可或缺的。军民共享太空运营中心,其潜在的安全价值将进一步提升。商业伙伴可能注重遥测、跟踪和控制功能,军方更关注实际运用。英国在北约联合太空行动倡议中拥有独一无二的位置,尤其是拥有欧洲伽利略等项目的经验,因此有能力在空间能力方面发挥智力引领作用。

空间控制

空间控制可以让己方和友军自由使用太空。它依赖于强大的空间态势感知能力。微型卫星和隐身技术的结合,使识别潜在对手航天器的用途变得更加困难。我们应该加强与盟国的合作,开发先进雷达和不依赖雷达的跟踪办法。后者可能包括激光和相干红外传感器,以及部署具备交会对接和近距离操作能力的卫星传感器,以帮助确定目标卫星的用途。交会对接、近距离操作,以及空间碎片清除技术对我们的空间能力构成了威胁。这些技术可被用于定位敌方的航天器,通过接近使其失能或直接摧毁,它们的优势是可以通过软杀伤的方式,不产生太空碎片、不造成附带伤害。我们必须能够指挥、控制和操纵军用和民用宇宙飞船,以应对轨道上的威胁。考虑到我们的条约义务,保护我们太空能力需要我们综合采取进攻、防御和空间控制行动。这些作战行动可以在所有域同时展开——网络电磁空间、太空、海上、陆上和空中。太空支援作战的概念,是从太空、通过太空以及直接对太空采取行动从而影响战争,这些行动不仅包括空间行动,还包括网络措施。与网络一样,缺乏明确的制度规范,限制了我们在太空中实施可信威慑行动的能力。

机会与挑战

越来越多的发射方式将允许我们及时替换故障或失能的航天器。商业高分辨率的监视数据将增强军事能力。联合行动将可以使用商业卫星上的加密通信保障。通过在盟国和/或商业运营商拥有的卫星上安装军事载荷——传感器、通信或其它设备——可以降低成本。也将提高资金运用效益,并通过功能分散来提高太空系统的弹性。然而,一些商业运营商可能不愿意在自己项目上附加军用模块,因为这可能使他们的太空资产成为目标。针对军民两用目标,在法律层面难以界定其到底算民用还是军事属性,界定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可能会导致不信任,并增加冲突的可能性。

非国家行为体将越来越容易取得各种能力,其在该领域不负责任或犯罪行为的可能性也进一步增加。空间将变得越来越拥挤,竞争也将进一步加剧,获取最有利的轨道和电磁频谱的竞争变得更为激烈,碰撞和电磁干扰的风险也随之增大。保护各项空间能力,尤其是在人类对太空安全依赖越来越高的当下,将会推动更严格的监管。而更复杂的发射和在轨运行程序,以及某种形式的空间自动交通管理,其基础是实现航天器之间的交互通信。民间机构而非军事机构可能会牵头负责解决这一问题。商业太空服务可能向潜在的对手开放。对手使用商业通信网络将让我们破坏指挥与控制的努力复杂化。他们也将通过空间获得情报、侦察和监视数据,这就意味着到2035年,监控的盲区将会减少——所有持续的监视都将对我们的安全产生影响。大力提升我们的空间态势感知能力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空间系统的数字化、网络化,使其面临网络攻击的威胁也进一步增大。网络能力的广泛使用将为那些哪怕规模很小的好战政府、恐怖组织和个人提供机会,使其有能力发动高强度的攻击。

空间领域——关键的推论和思考

以下是未来部队优先发展的重点领域:

国防部在军内外,都应确保获得专业的空间知识技能,同时全面提高我们的空间态势感知能力,以增强太空力量的安全性和弹性,以便更好更充分地利用空间能力。

尽可能的利用商业能力。

增强我们空间和空间衍生服务的弹性。

与主要盟国一起开发空间态势感知能力,并具备联合指挥和控制宇宙飞船的能力。

在全国范围内,并通过国际合作,制定空间领域内可接受的规范和协议,以规范空间秩序。(作者署名: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唐长生 编译 )